为真理而斗争的女战士董秀芝(1979年)

1979年9月11日人民日报电子版 www.zlck.com  |  鲁士济 张梦亭 王宜亮 赵忠根  

张志新烈士的事迹在报纸上发表以后,不少同志和朋友向我们询问:“你们去年采访的女技术员董秀芝,是一个仍然活着的强者,她出狱以后的情况怎么样了?”

董秀芝曾拟判死刑、立即执行;以后正式判处无期徒刑,坐牢八年。放出来已经半年多了,她是不是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

今年八月十二日,我们带着许多同志对董秀芝的问候,前往承德。在路上,我们回忆了她同林彪、江青作斗争的英勇事迹,又在承德见到了她,了解到她出狱后的不幸遭遇。从小受到革命的熏陶

董秀芝是河北省围场县人,出身于富农家庭,从少年时代就感受到党的温暖。党的地下工作者曾多次在她家住过。她的一个亲戚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她曾跟随这个亲戚在外地生活过几年。这使她从小就受到了革命的熏陶。上小学五年级时,她加入了团组织,担任了围场县城子小学的学生会主席。中学时期,当过团支部宣传委员。她求知欲望强烈,阅读了大量的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以及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写了很多学习笔记。在她的日记中记录着赵一曼、江姐、向秀丽、雷锋、王杰等英雄人物的事迹,还有赞美这些英雄人物的诗句。她写道:这些英雄“是我学习的好榜样。对党对人民有利的事,我要多做,一旦需要付出生命时,我要做到脸不变色,心不跳。”

一九六三年十月,她从唐山矿冶学院毕业,被分配到承德矿山机械厂当技术员。她很快就和工人师傅们打成一片,经常请年长的师傅给介绍操作车床的经验,请党员同志在政治上帮助自己进步。她把各种不同型号的机床特点、有关数据以及关键部件的图形记在日记本上,力图很快熟悉各种机床的性能,把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用到生产中去。

还没等她全面了解机床性能,有人就借口“知识分子要改造”,把她调出了技术科,让她整天去干笨重的体力劳动,而且今天调到这个车间,明天又调到那个车间,简直成了一个机动劳力。为此,董秀芝找到厂领导提意见:为什么大学毕业不能做技术工作?难道只有推铁末、刷油漆才是与工农相结合?为了寻求所遇到的问题的答案,她常常伏案苦读,边读边写。十几本字迹工整的笔记和日记,是她刻苦学习的记录。在动乱中识辨大是大非

文化大革命开始,狂风暴雨袭来了。董秀芝也被卷入湍急的漩涡。她面对当时的动乱情况,对一些问题,反复思索起来:

一个人的大脑瘫痪了,就会失去指挥四肢的能力,国家各级领导怎能都被“夺权”?

为什么有人打起反动血统论这面旗,唆使一部分群众对另一部分群众实行专政?……

她用实践这把尺子,度量着发生的许多事情,思索着究竟哪条路线给人民带来灾难?哪条路线给人民带来幸福?

这时,承德和各地一样,许多老干部被诬蔑为“走资派”,反复受到批斗。承德在批判地、市的负责人,而且株连一大批人。董秀芝对这种怪现象,怎么也理解不了。有一次,她去参加批判承德市委一个负责人的大会,听到一些人强加给这个负责同志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她说:“说人家是‘走资派’,是谁给定的?我没看见他签字,我有怀疑”,“他做了哪些事,应该一件一件具体分析,分清是非。……”事后,她给市大批判组写了一封长信,无情地揭露了林彪、江青打击迫害老干部的反革命伎俩,指责他们“以专政为名,封革命者之口”。过了几天,她又以真名实姓,给当时的中央文革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当时承德批判的“小片开荒、毛驴下放”,“对战胜三年困难、解决人民吃饭问题都起过作用。如果反这些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政策,除非是赫鲁晓夫之流的人,别人是不会的。”

她哪里会想到,这两封信竟使她成为“现行反革命”,被隔离审查。一九七○年七月二十三日深夜,她正在熟睡,四、五个人突然闯进她的宿舍说:“经市里批准,对你进行清查!”说着,就去搜查她的日记本和信件,又去拿那些散落在桌上的文章手稿。这时,她十分镇定地说:“你们不用拿那些底稿,这儿有抄好的。”

董秀芝在被隔离审查的日子里,严格地考虑了自己的一系列言行,觉得自己没有错。她联系那几年的实践,写出了一篇声讨林彪、江青一伙的战斗檄文,批判他们所推行的极左路线及其对国家和民族的危害,愤怒地抨击了他们随意践踏社会主义法制的罪行。这些文章和信件,象锋利的匕首,直戳林彪、江青一伙的心脏。

一九七○年八月十二日的早晨,董秀芝走到金工车间清队办公室,交了一封信。她说:“请你们把我这封信,寄到中央文革去。”

办事员打开信一看,上面写着:

“在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基础上,我认为,林彪、江青是反革命分子,中国不能让他们俩做政治舞台上活动的主角。

“以上意见,我是为了保护解放后的幸福生活,是根据毛主席要敢于和善于提出问题、发表意见的教导提出的。反了个林副统帅和江青怎么不害怕?虽然有‘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一条,也害怕碰到赫鲁晓夫那样的人。

“总之,我提意见,目的明确,什么都不怕了。我认为这样提意见,是无产阶级专政所允许的。

“让我们都来‘关心国家大事’,这些话在我心里起作用,而如果用任何一种方式封闭提意见人的嘴,那就不只是怕批评,而是赫鲁晓夫式的人搞了背离社会主义的鬼。

“我不管林彪、江青怕与不怕,我写了材料揭发了。……”

这封没有寄出的信,使她的问题升了级。她虽经受多次批斗,仍坚定地声称:林彪、江青是反革命分子。

后来,她又给中央文革写了一封长达二万多字的建议书。开头写道:

“首先表表我的态度。这份材料是我真实思想的暴露,我应该、必须、而且确实这样做了,我准备接受一切惩罚。

该杀就杀吧,对我抱着回头是岸而进行挽救的人,在我这样愿意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的人的身上,肯定是会失望的。诚然,我决不会为着实现任何个人的想法而去兴师动众。我也没有什么私人目的。象演戏一样根据气候而写检查,我是写不出来的。我的想法改变不了啦。”

她还一针见血地写道:“这个时候政治舞台上的活动家倒了不少,而林彪、江青是占了中枢位置的主要活动家,那么这时的特殊戏剧不是他们搞的,是谁搞的呢?”

她因此建议党中央审查林彪、江青等人的历史,纯洁无产阶级司令部。

“因为我反对林彪、江青”

在那说真话受刑、说假话高升的年月里,人妖颠倒,是非混淆。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越搞越激烈,董秀芝的言行自然更被视为大逆不道。她被拘留了。

在拘留所里,她为了捍卫真理,坚持进行斗争。一天,一个看守对她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认准了这条道?赶快低头认罪吧!”她严肃地回答道:“我没有罪!”“照林彪他们这样搞下去,国家就会改变颜色。”

一次预审开始了:

“董秀芝,你为什么被拘留?”

“因为我反对林彪、江青。”

“林彪、江青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你为什么对他们那样深恶痛绝?”

“……我认为林彪、江青代表资产阶级。林彪口称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实际上是高举他自己,……。”

“住口!……”

“看一个人得看他的行动,从林彪的实际行动看,他是在耍阴谋。至于林彪和江青有没有联系,我以前不知道。但从文化大革命以来,他们都是在搞资产阶级专政。”

“你反对林彪就是反革命。”

“共产党是不怕批评的,林彪怕批评就不是共产党人。”

“你还有什么毒要放吗?”

“我要认为是毒就不放了。林彪、江青事先抢占文化战线,为他们在文化大革命中搞阴谋活动做准备,违背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他们用行政命令强行推行一种艺术形式,大砍其他小说、戏剧,如《红日》、《红旗谱》等。这样有损于艺术的发展。”

“你是打着维护毛主席‘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进行放毒的。你反对林彪、江青,也不是你的真实思想,实际上你是反对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你隐瞒了你的真正反革命观点。”

“不。别人对我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不是我自己的所想所为。我认为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伟大导师和领袖;林彪代表的是资产阶级司令部。”

“你是反动透顶的!你这样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肯定会自取灭亡!你的这些认识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文化大革命以后考虑得比较多。”

“你的认识受什么影响?”

“认识由实践来,文化大革命的实践,使我有了这些认识。”

以上答问是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承德地、市人民法院有关董秀芝的档案资料中查到的。是非曲直,历史已做出了公正的结论。在林彪、“四人帮”横行的年代,董秀芝敢于公开坚持这样的政治观点,是多么难能可贵呀。

可是,承德市当时负责此事的机关向上级呈报的处理意见竟是:判董秀芝死刑,立即执行。

“什么认罪守法?我没有罪”

一九七一年“九·一三”事件发生后,承德市公法军管会的一些干部,曾提出过复查董秀芝案子的建议。当时的一位负责人却说:“林彪是完了,可董秀芝还反江青呢。”因此,仍要判董秀芝死刑,立即执行。

后来,经河北省革委会批复,董秀芝被判处无期徒刑。这年十月二十四日上午,从承德市公法军管会,开出一列以警报车开路的全副武装警备车。在头一辆车上,押着穿一身青衣服的董秀芝,她的嘴已被粗绳子紧紧勒住,胸前挂的牌子上写着:“现行反革命犯董秀芝”。这列警备车押着她游街示众后,进行了公开宣判。

董秀芝被解往石家庄。她临行前,把母亲为她缝制的厚棉褥包裹起来,默默地向亲人告别:妈妈,我相信真理必胜,吃人的魔鬼终将被人民的革命烈火焚成灰烬。只是,女儿再也不能对妈妈尽心了。董秀芝想到这里,将自己的手表和一个存款折托人带给妈妈,表一表即将入狱的女儿的心意。

从此,她被关到河北省第二监狱,受尽折磨。她的嘴整天紧闭着。一次,同号一个犯人值星员用教训的口吻对她说:“对于你,主要是认罪守法。”她听到这句话,张开了紧闭的嘴,义正辞严地说:“什么认罪守法?我没有罪,我是无产阶级的一员。林彪、江青是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代表,他们才有罪。我相信,我的问题将来总会清楚的。”她不认罪、不循监规,其结果是受到更多的批斗、呵斥、谩骂,有时被关“小号”。她成了监狱里一般犯人之下的犯人。

她在狱中,经受着一切折磨和迫害,都能够承受,只是那一个个疑团,使她怎么也想不通。她无法解除胸中的愤恨,有时大声呼喊,甚至经常在睡梦中高喊起来。她被折磨得精神失常,患了抑郁型精神病。

对人民有益的人,人民是不会遗忘的。群众日日盼,月月盼,盼望着董秀芝这一大冤案能够早日得到平反。

打倒“四人帮”以后,党中央领导全国人民批判林彪、“四人帮”的极左路线,拨乱反正,落实政策,平反昭雪冤假错案,大得民心。在群众的强烈呼吁下,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七日,董秀芝终于被释放,承德市在矿山机械厂为她召开了平反会。

思……

可是,承德给她平反时,还给她留有“有错误观点”的尾巴,开完平反会后就让她回围场县老家。此后的六个多月,有关单位几乎没有过问过她的问题。她在狱中患的病,没有得到治疗,日趋严重,一刻也不能离开人照顾。在这种情况下,她的亲戚几次写信给矿山机械厂负责人,要求把她接出来治病;厂的一些干部也几次建议领导上派人去围场看望她。以后又经承德地区妇联的几次交涉,才把她接回矿山机械厂。但是,医护问题没有妥善安排,致使她两次从临时住的二楼窗口跳出,造成严重的腰椎骨折、脊髓休克,险些死亡或终生截瘫。现在生活不能自理,活动十分困难,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董秀芝出狱后,理应给她彻底平反,关心她的健康,号召人们向她学习,可是,有的负责人却说:“现在看来,她反林彪、江青是反对了,可她还有错误观点呀。”“应该怎样对待她,上级还没布置,上级怎么布置,我们就怎么办。”甚至有人还坚持认为过去批斗董秀芝是对的,等等。直到最近,《人民日报》、《河北日报》的记者先后向地委的领导人反映情况后,才引起重视。

董秀芝出狱后的遭遇,发人深思。打倒“四人帮”近三年了,仍然有种种无形的精神枷锁束缚着一些人,特别是某些负责人。他们一事当前,不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按党的政策办事,在平反冤假错案问题上,总是想方设法“留尾巴”,以维护自己的“一贯正确”,或能拖就拖,总想不了了之,以致给党的事业造成损失,损害着人民的利益。这些同志难道不应该认真地学一学张志新等为真理而献身的事迹,从中受到一些教育吗?!

鲁士济

张梦亭

王宜亮

赵忠根

同期推荐:

《人民日报》1979年的全部内容
《人民日报》1979年9月的全部内容
《人民日报》前一天全部内容
《人民日报》后一天全部内容

当日其他内容:

1 苏联代理人在不结盟首脑会议上的拙劣表演
2 加拿大议会代表团团长举行告别宴会 拉普安特议长和乌兰夫副委员长先后在宴会上祝酒
3 华总理会见加拿大议会代表团
4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代会政协会分别召开 选举铁木尔·达瓦买提为人大常委会主任,决定司马义·艾买提为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选举奴尔尤夫为高级法院院长;选举张世功为政协主席
5 要善于集思广益
6 从大自然的惩罚中清醒过来——访贵州毕节灾区
7 克服靠减免粮食征购任务和增拨投资的依赖思想 资溪县积极创造条件发展林业
8 党委重视 落实政策 建立营林队伍 建阳地区人工造林成绩显著
9 看戏随感
10 为真理而斗争的女战士董秀芝

最多显示10条,查看全部内容请点击:《人民日报》1979年9月11日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