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悦和希望——淮北农村纪行(1979年)

1979年10月10日人民日报电子版 www.zlck.com  |  吴象 刘家瑞 许仲英  

安徽去年遭到罕见的严重干旱,长江和淮河在省境内的各条支流几乎全部断水。历来大灾之后必然大减产,甚至出现大饥荒。去年,不少人估计可能减产五十亿斤粮食。但是,全省人民在党的领导下顽强地开展抗灾斗争,终于夺得接近正常年景的产量。抗旱播种的小麦,今年获得大丰收,总产八十亿斤,在去年突破历史最高水平的基础上增长三成二,油菜、芝麻、花生也大幅度增产。九月中下旬,我们访问了主产小麦的淮北农村,目睹广大农民手中有粮。地头地边,马路两旁,满满堆放着正在翻晒的芝麻、花生、麦子和稻谷,大人小孩笑逐颜开,到处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我们先后到过十一个县。一路所见所闻,实在令人振奋。突出的特点是:

增产面积大,幅度大,而且比较均衡。从东到西,自北而南,没有一个县不增产,出现了社社增产、队队丰收的可喜局面。全县增产六成以上的有五河,五成以上的有固镇、蒙城,三、四成以上的有灵璧、怀远、阜南、涡阳、利辛、阜阳等县。阜阳地区油菜总产量,比过去十年的产量总和还多一千四百多万斤。

老典型有所前进,新典型大批涌现。不少后进的社队一季翻身,产量成倍甚至几倍地增长。太和县一百七十一个低产穷队,今年小麦亩产比去年增长四成,比全县平均单产增长幅度高一点四倍。

收得多,吃得多,贡献大。淮北地区的群众多年来很少吃白面,“红芋干,红芋馍,离了红芋不能活”。去年开始改变,今年大大改变。在固镇县立新四队,我们同几个社员在场上座谈,算过三户的账,每人分的小麦口粮都在三百斤以上。社员王继先高兴地笑着说:“今年小麦翻一番,还要拐个弯。粮食分得多,干劲怎么能不大!”在增产增收的基础上,集体和社员踊跃向国家交售粮油。到八月底,县县超额完成了粮油征购任务。

广大社员关心集体,搞好当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有些社员为了抢收花生,把床搬到晒场过夜。这是多年来没有过的动人景象。颍上县今年购买和繁殖的耕牛达一万一千头,全县供销社历年积压的农业机械和大小农具,已被购买一空,别的县也有类似情况。

为什么大灾之后没有大减产,反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呢?有人认为主要是气候好,雨水足。有人认为主要是茬口好。确实,去秋许多作物旱死无收,土地得到晒垡、休闲,增强了地力。更多的同志认为主要是政策好。去年夏粮登场时,省委强调“让社员多吃一点麦子”,把超购点由原来六十斤提高到七十五斤,口粮达不到七十五斤的不征购。并明确宣布,完成国家征购任务后,多收的可以多吃。秋种时又规定了两条临时性措施,一是超过计划种的小麦不计征购;二是集体种不了的土地可以借少量给社员私人种麦种菜。今年以来,全省农村在落实党的三中全会精神和两个农业文件的过程中,又建立了各种形式的责任制,贯彻按劳分配的政策,充分调动了人的积极性。看来天时、地利、人和三个因素都起作用,但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党的政策的威力。

淮北是我国屈指可数的大平原之一。它包括阜阳、宿县两个地区,二十三个县、市,共有农业人口一千六百多万,占全省百分之四十九,耕地三千三百多万亩,占全省近一半。无霜期二百到二百二十天,年降雨量八百毫米左右。这里可以说是南方的北方,北方的南方,适宜多种农作物生长。不利条件是土地瘠薄,而且大平小不平,易旱易涝,历史上是个老灾区。解放后,在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伟大号召下,经过多年治理,旱涝灾害有所减轻,农业生产逐步发展,扭转了过去粮食长期不能自给的局面。从一九七○年起开始对国家有一定贡献,每年提供商品粮十三亿斤(一半为红芋干)。但是,生产条件改变不快,产量低而不稳,三十年来每年平均只递增百分之二。前几年亩产不到四百斤,社员年均收入一般在五十元以下,不少社队不到三十元。

农业生产发展如此缓慢,教训很多,主要是极左路线的干扰破坏,政策上有问题。其中突出的又有两条,一是不按自然规律办事,不从实际出发,不因地制宜,不尊重生产队的自主权,搞瞎指挥,“一刀切”;二是不按经济规律办事,不坚持按劳分配的原则,不关心社员的物质利益,搞平均主义,“一拉平”。粉碎“四人帮”以后,特别是中央解决安徽省委领导问题以来,批判极左路线,落实党的农村经济政策,充分调动了广大群众的积极性,农业生产才出现了可喜的新面貌,在大灾之后,获得了大丰收。

国务院确定淮北为全国十二个商品粮基地之一,主要因为它潜力大。现在整个淮北地区生产水平还是很低的。如果亩产提高到五百斤和八百斤,提供的商品粮就可以成倍成几倍地增长。淮北耕地每人平均二亩略多,大体可分三类地区:新汴河以北及沱河、涡河两岸为一类,南部沿淮地区为一类,这两类地区土质较好,产量较高,人多地少,一般每人平均只一亩左右。但是单产发展很不平衡,亩产高的已达一千五、六百斤,低的只有三、四百斤。这个差距可以说就是潜力。中部地区人口占淮北三分之一,耕地占一半以上,土质瘠薄,产量很低,一般每人平均三亩以上,有些地方达五亩到八亩。耕作粗放,还有一些荒地,增产潜力很大。如果中部地区能够及早改变低产面貌,就可以提供大量的商品粮,从当前看,这个地区是个薄弱环节。从长远看,却是最有希望的地方。

建立淮北商品粮基地,在作物布局上,重点应该是主攻小麦,适当增加黄豆、玉米、高粱等杂粮和油料作物,有充分水源的地方可以发展水稻,逐步缩小红芋面积。多年经验证明,小麦生长期间,涝的情况较少,旱的威胁也不太大,能避灾抗灾,适应淮北自然气候特点,比较稳产,可能高产。小麦的产量上去了,全年的生产就取得了主动权,群众的生活就可以得到改善,并为国家提供更多优质商品粮。

解放以来,淮北的治水工作是有成效的。许多基层干部和社员在同我们交谈时,普遍认为提高小麦产量,水的问题虽然尚未彻底解决,但从目前看,缺肥是最突出的矛盾。我们就这个问题作了调查研究,感到他们的意见很中肯,提出了淮北小麦增产的一个关键问题。淮北地区百分之七十左右的耕地为低产土壤,肥力低。即使采用优良品种,小麦一般亩产也只有一二百斤,但是社员自留地上的小麦,一水不浇,亩产也可达到六百到八百斤。原因在哪里?一句话,施的肥多。为什么今年有些社队小麦亩产翻了番?也是一句话,施的肥多。但是长期以来,不少同志对肥料问题重视不够。许多地方搞农田基本建设,往往只抓兴修水利,平整土地,忽视肥料的基本建设,忽视改善土质结构,忽视用地养地结合,增加有机质。至今淮北地区,尚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卫生田”,多年不施任何肥料。有的同志说,如果化肥用得过多,会使土壤板结,结构变坏。这个道理是对的,但在淮北,化肥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一般每亩不过二、三十斤,有些地块甚至连化肥的味道还没有尝过。为了建设商品粮基地,国家应该多给淮北一些化肥。过去淮北很少种油菜,近两年发展起来了。最突出的是阜南县,今年全县种油菜九万一千亩,亩产一百零三斤,总产九百四十四万斤,比去年增长三点四倍,出售油菜籽得款四百六十一万元,许多生产队的资金问题、肥料问题都解决了。固镇县除了油菜,还因地制宜地抓了芝麻和花生,他们的口号是:“要想粮食多,集体富,必须‘三油’迈大步”。生产队有了自主权,群众调动起来了,办法多得很,真是什么困难都能解决。

在这次访问中,我们还遇到一个对商品粮基地建设颇有影响的问题。过去许多地方一直单一强调亩产,把亩产水平作为衡量生产水平的唯一标准。但是人多地少和人少地多是两种不同的情况,单用这个标准来衡量,显然是不合理的,不利于调动人少地多地区群众的积极性。人多地少,劳力充足,亩产容易提高,但是因为人多地少,提供商品粮的数量却有限。淮北有的地方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一些亩产高的社队,“开会受表扬,征购没有粮,总吃返销粮。”相反,有些人少地多的社队,总产多,提供的商品粮也多,仅仅因为亩产比较低,表扬奖励都没有份,成不了先进单位。这种状况应当改变,应该把每人平均产量作为衡量生产水平的标准之一。在淮北地区,尤其该强调多提供商品粮。我们在亳县沙土公社访问了王窑、五汗桥、肖庄三个生产队。他们每人平均耕地都在三亩以上,过去家底很薄,产量很低,后来抓小麦试验田,提高施肥量,亩产达到四百斤以上。从此,一年一大步,亩产五百斤、六百斤、七百斤,两三年就上来了。今年每人平均生产小麦二千斤,每人平均贡献一千斤以上。商品粮率达到这样的水平,可以说是全淮北的尖子,展示了淮北的光辉前景,代表了淮北的发展方向。

利辛县谷圩公社郁湖大队有个小王庄生产队,是个只有十一户、五十四口人、一百零二亩地的小庄子,大队想把它并入别的队,因为它穷,没有人要。一九七四年,二十岁的王春林高中毕业了,大队安排他当教师,他坚持要回村生产,被选为队长。当时他父亲唉声叹气,母亲埋怨他是自找罪受,将来连个媳妇也寻不下。他不顾这些,坚定地带领社员攻小麦,夺高产,并在这个没有种过水稻的公社试种水稻,终于闯出了一麦一稻的路子,亩产由一百多斤增到一千五百多斤,总产由一万三千多斤增到二十万斤以上。今年每人平均贡献一千斤,队里还买了手扶拖拉机、柴油机、抽水机等七部机械。五年前栽的树也长大了。他们还盖了个科研室,桌子上有许多玻璃管和罐子,墙上有远景规划和各种图表。王春林的同学徐德乔也是二十多岁的知识青年,他离开父母从阚町镇搬到这里来落户。两个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住在这间小屋里,一面生产,一面学习,进行各种试验,孜孜不倦,兴趣盎然。这两个平凡的默默无闻的先进人物,不图名,不图利,一心一意搞科学种田,把自己的青春献给社会主义,用勤劳战胜贫困,用智慧创造幸福,具有令人钦敬的革命理想、革命情操和革命精神。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到淮北的希望,淮北的未来。一批既有雄心壮志、肯钻科学技术,又能埋头苦干的新型农民正在斗争中成长,党组织的任务是去发现他们,培养他们,选拔他们,使他们在建设淮北商品粮基地的事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淮北古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英雄辈出之地。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揭竿而起,领导了封建时代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大泽乡就在宿县的西寺坡公社;陈胜死后葬在砀山县东南的保安山。萧县西南的李石林一带,是解放战争中淮海战役的战场之一。为了新中国的诞生,多少英雄战士曾在这里前仆后继,流血牺牲。今天,历史揭开了新的一页,向四个现代化进军的新长征已经开始。把目前还很落后的农业尽快地搞上去,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根本保证。作为商品粮基地,淮北具有基本条件,又有一定基础,有巨大的潜力,有各种典型,还有一批人材。形势的发展,中央的决策,人民的期望,使战斗在淮北平原的各级干部加深了光荣感、责任感和紧迫感。愿这里的同志们不要迟疑,不要观望,不要等待,并肩携手,紧密团结,振作精神,奋勇前进!

本报特约记者

吴象

本报通讯员

刘家瑞

本报记者

许仲英

同期推荐:

《人民日报》1979年的全部内容
《人民日报》1979年10月的全部内容
《人民日报》前一天全部内容
《人民日报》后一天全部内容

当日其他内容:

1 侯金镜、韩北屏同志追悼会在京举行 廖承志、周建人等送了花圈
2 西撒人阵和摩洛哥在斯马拉发生激战
3 喜悦和希望——淮北农村纪行
4 对征收国营企业所得税的意见
5 扩大生产能力 提高产品质量 浙江轻纺工业品出口量增加
6 延边民族用品大幅度增产
7 扎扎实实地解决问题
8 空军领导机关派工作组深入基层落实三中全会精神 帮助指战员加深对党的现行政策的理解
9 “张志新烈士事迹展览”在沈阳展出
10 奥塔菲勒临时代办举行招待会 庆祝乌干达独立十七周年

最多显示10条,查看全部内容请点击:《人民日报》1979年10月10日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