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资料仓库
人物生平 人物评价 个人作品 轶事典故 后世地位 亲属成员 墓葬纪念
简要介绍

谢玄(343年—388年),字幼度。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东晋军事家,豫州刺史谢奕之子、太傅谢安之侄。

名门世家

谢玄出生于陈郡谢氏家族,其家在谢玄时代已逐渐成为江左高门,号称“诗风流”。谢玄生父谢奕,官至安西将军、豫州刺史;母亲阮容,是西晋名士阮籍、阮咸的族人。

早而聪慧

谢玄自幼聪慧,且理解能力强,与堂兄谢朗一同为叔父谢安所器重。谢安曾告诫自己的子侄们,问道:“我们家的子侄并不需要出来参与政事,为什么还要每个人都有才能呢?”一时谁也没有回答上来,这时谢玄答道:“像芝兰玉树一样,而且要让他生在阶前庭院中。”谢安听后非常高兴。谢安又曾问他,《诗经》中最喜欢哪句,他回答说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被后世人认为是性情中人

步入仕途

谢玄成年后,显示出了治理国家的才能,朝廷几次征召,他都推辞不受。后来,他与王珣一起被桓温辟为掾属,都受到了桓温的礼遇和器重。转任征西将军桓豁的司马、领南郡相、监北征诸军事。当时前秦苻坚正是势力强盛之际,多次侵扰东晋边境。朝廷于是下令征召能够抵御外患的良将。谢安任人不避亲,推荐了谢玄。

中书侍郎郗超历来与谢玄不和,但听到这一举荐,也不得不叹息说:“谢安敢于冒触犯众怒的危险举荐亲侄子,确实是英明的;谢玄一定不辜负他叔叔的推荐,因为他确实是难得的人才。”当时许多人都不赞同郗超的看法,郗超说:“我曾经与谢玄共同在桓将军幕府做事,亲眼见他用人能各尽其才,即使是一些细小事务,安排人也非常恰当。我因此知道他一定能成功。”朝廷于是召谢玄回朝,授其为建武将军、兖州刺史,领广陵相,监江北诸军事。

谢玄在任上,大量招募顽强勇敢之人,刘牢之与何谦、诸葛侃、高衡、刘轨、田洛及孙无终等人都因为勇敢威武而应选。谢玄授刘牢之为参军,命他领精锐为前锋,百战百胜,号称“北府兵”,前秦对其颇为畏惧。

崭露头角

太元三年(378年),前秦皇帝苻坚派军围困襄阳,车骑将军桓冲率部抗击。朝廷下诏命令谢玄征发三州民夫兵丁,并派彭城内史何谦率军在淮水、泗水一带游弋,让他们构成援助襄阳的态势。次年,襄阳陷落,苻坚的部将彭超向驻军彭城的龙骧将军戴逯发动进攻。

谢玄率领东莞太守高衡、后军将军何谦驻扎在泗口,想要偷偷地派遣使者告诉戴逯,让他知道救兵到了,却找不到前往的途径。小将田泓请命前往,于是他就潜在水中偷偷地过去,快要到城下时,不幸被敌军抓获。敌军用丰厚的赏赐收买田泓,让他对彭城守军说“南来的援军已被打垮了”。田泓假装答应。但到了城下时,却大声告诉城中说:“南来的援军很快就要到了,我一个人前来报信,被敌人抓住,诸位一定要努力坚守啊!”于是遇害。

当时彭超将辎重放置于留城,谢玄于是扬声要派遣何谦等进军留城。彭超听闻后,率军返回留城保护辎重。何谦迅速率军前进,解彭城之围。彭超又进军南侵,苻坚的将领句难、毛当从襄阳率军前来与其会合。彭超在三阿包围幽州刺史(此为虚衔)田洛,有军队六万人。朝廷下诏命谢玄的叔父、征虏将军谢石率水军往涂中,右卫将军毛安之、游击将军王昙之、淮南太守杨广、宣城内史丘准往堂邑。不久,盱眙城失陷,高密内史毛藻战死,毛安之等人惊恐,各自退军,朝廷为之震动。

谢玄从广陵往西讨伐句难等。何谦率军击败敌军,为田洛解围。他随后进据白马,大破前秦军,斩其将都颜。又趁势进击,再次将其击破,斩其将邵保。彭超、句难率军引退。谢玄率何谦、戴逯、田洛追击,在君川与其展开战斗,再次大破其军。谢玄的参军刘牢之攻破浮桥和白船,督护诸葛侃、单父县令李都又攻破其运输船。句难等各自溃散,仅以身免。朝廷得讯后,派殿中将军慰劳谢玄,为其进号冠军将军,加领徐州刺史,还屯广陵,以功封东兴县侯

淝水之战

太元八年(383年),苻坚亲自率军驻扎项城,号称雄兵百万,前秦凉州之军抵达咸阳,向南顺流,幽并二州的军队也接连而至。苻坚先遣苻融慕容暐张蚝苻方等人至颍口,梁成、王显等屯驻洛涧

晋孝武帝下诏命令谢玄为先锋,统领徐州、兖州、青州以及扬州之晋陵、幽州之燕国各支军队,和谢石、他的从弟辅国将军谢琰、西中郎将桓伊、龙骧将军檀玄、建威将军戴熙、扬武将军陶隐等抗击,共有八万人。谢玄先派遣广陵相刘牢之率五千人奔袭洛涧,首战告捷,很快就杀了梁成和其弟梁云,敌人的步骑兵同时崩溃,争着渡过淮水逃跑。刘牢之派兵追击,活捉敌将梁他、王显、梁悌、慕容屈氏等,获取其军用物资。

苻坚进军驻扎在寿阳,在淝水沿岸布阵列兵,谢玄的军队不能过河。谢玄派人对秦将苻融说:“你们那么远到我们的疆土,却在淝水边上列阵,这是不想速战速决。请你们稍微退后一点,也好让我们的部队渡过河去同你们拼一拼。我和你们从容观看,不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吗?”苻坚的部下都说:“咱们应该凭借淝水把他们堵在河对岸,我们人多,晋军人少,情势一定会有利于我们的。”苻坚却说:“只管让军队退后,让他们过河,等到他们过来了,我们再用铁骑数十万把他们全部赶进河里去,彻底消灭他们。”苻融也认为应该这样,于是就指挥秦军向后退却,谁知后退的命令一发出,那么多人一下子就乱了阵脚,再也控制不住了。

在此情况下,谢玄与谢琰、桓伊等人带领八千精兵渡过淝水。苻坚中箭,苻融临阵被杀。苻坚的军队溃败奔逃,自相践踏,投水而死的不计其数,淝水因而都堵塞不流通。其余人马抛弃铠甲连夜逃走,听到风声鹤叫,都以为是东晋军队已经来到,草行露宿,再加上挨饿受冻,死去的有十分之七八。获得苻坚的乘驾云母车,加上他的仪服、器械、军资、珍宝堆积如山,牛马驴骡骆驼等十万余头。孝武帝下诏派殿中将军慰劳谢玄军队,加授谢玄前将军假节,但谢玄坚决推辞不接受。朝廷赐其上百万钱,上千匹彩绸

壮志未酬

不久,谢安上奏朝廷,认为苻坚新近败丧,应乘有利时机,以谢玄为前锋都督,率冠军将军桓石虔直指涡、颍,经略旧都。于是谢玄又率部进驻彭城,遣参军刘袭攻打苻坚的兖州刺史张崇于鄄城,赶走张崇,派刘牢之据守鄄城。

兖州平定后,谢玄忧患水道险阻不通,运粮艰难,便采纳督护闻人奭的建议,筑土坝拦截吕梁之水,树立栅栏,合七埭为一支流,承接两岸的流水,以利于漕运,从此公私两便。又进军攻青州,所以将这一水利工程称为青州派。

再遣淮陵太守高素率三千人马出击广固,迫使苻坚的青州刺史苻朗投降归顺。又进军讨伐冀州,遣龙骧将军刘牢之、济北太守丁匡据守碻磝,济阳太守郭满据守滑台,奋武将军颜雄渡过黄河建造营垒。苻坚之子苻丕遣部将桑据进驻黎阳。谢玄命刘袭夜袭桑据,桑据逃走。苻丕惶恐不安,打算降晋,谢玄答应请求。苻丕告饥,谢玄送给苻丕二千斛军粮。又遣晋陵太守滕恬之渡过黄河据守黎阳,三魏之地皆归降东晋。

朝廷因兖、青、司、豫四州均已收复,便任命谢玄都督徐、兖、青、司、冀、幽、并七州军事。谢玄上疏朝廷,认为刚平定河北之地,幽州冀州必须专门命人总督,司州遥远,应归豫州统管。朝廷论功封谢玄为康乐县公。谢玄请求把他先前所封东兴侯的爵位赐予侄儿谢玩,朝廷许可,封谢玩为豫宁伯。谢玄又遣宁远将军竂演讨伐占据魏郡的申凯,击败了申凯。谢玄打算让豫州刺史朱序镇守梁国,自己坐镇彭城,北可以巩固河北之地,西可以援救洛阳,内可以捍卫朝廷。

但此时朝臣却议论认为征战已久,应当设置戍守边关,然后休兵养息,派谢玄回镇淮阴,朱序镇守寿阳。适逢翟辽叛乱,占据黎阳,拘捕滕恬之,又加上泰山太守张愿率全郡反叛,河北之地骚动不安。谢玄自认为处置不当,便上疏朝廷,奉还符节,请求解除全部职务。朝廷下诏慰劳谢玄,命令他暂且回镇淮阴,以朱序代镇彭城。

病逝会稽

谢玄回到淮阴后,患上疾病,又上疏请求解除职务,诏令不许。谢玄又自陈述,说既然不能履行职责,恐怕会荒废军务。

朝廷又下诏让他移镇东阳城。谢玄便奉命上路,以病重恳求解职。朝廷为谢玄派了一名医术高明的医士,并让他好自调养休息,又让他回京口治病。

谢玄奉诏回京口,病却长期不见好转,于是又上疏道:“臣兄弟七人,都先后凋谢殒灭,惟有臣一人,孑然独存。经历的艰难困苦,谁可与臣相比!臣之所以含悲忍痛,希求继续苟活人世,是因为满怀无穷忠心,欲上报朝廷恩德,或许能恢复康健,便可以完成此志。况且臣家中遗孤甚多,想起他们,心中就不胜悲伤,为此求生之心,不能即刻付与尘土。臣一片勤恳之情,实可哀怜。恳求陛下怜悯臣的忠诉,霈然降恩,不使臣含恨九泉。”

谢玄所上的十余道奏疏都被扣住,未予答复。许久后,朝廷才调谢玄为散骑常侍左将军、会稽内史。谢玄抱病登车去会稽郡任职。

太元十三年(388年),谢玄在会稽去世,终年四十六岁。朝廷追赠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号“献武”。

永初元年六月十四日(420年7月10日),刘裕代晋称帝,建立刘宋,当时前朝东晋的封爵中只有王导、谢安、温峤、谢玄与陶侃子孙的爵位未被废除,谢玄的爵位康乐县公被降封为康乐县侯,食邑五百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