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生平 主要成就 人物评价
简要介绍

种放(955年-1015年),字明逸,号云溪醉侯,河南洛阳人,父种诩,宋吏部令史,后调补长安主簿。七岁能写文章,精于易学。不应科举,父亡随母亲隐居终南山,讲学为生,撰写的《蒙书》十卷以及《嗣禹说》《表孟子上下篇》《太一祠录》等,人们很是称许。宋太宗淳化三年(992年),陕西转运使宋惟干向朝廷推荐种放,种放推辞了。宋真宗咸平四年(1001年),兵部尚书张齐贤对皇帝再次举荐种放,种放仍旧推辞了。咸平四年(1002年),张齐贤任京兆太守,再次向朝廷推荐种放,种放应诏而面圣。而后数年中,种放奔走于朝廷与终南山之间,数次归山后又数次再度出山入仕。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正月,种放再次来朝觐见,陪祭汾阴,被授予工部侍郎。种放晚年侈靡丧清节, 《宋史》记载:“颇饰盥服”,“于长安广置良田,岁利甚博”。谏官王嗣宗参奏了种放,恰逢赦恩而停止。后种放再次辞官归隐。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十一月十九日,种放晨起,穿上道士衣裳,召门生一起饮酒,几巡酒后安然离世,终年60岁。上诏赠工部尚书

少隐终南

种放,字明逸,河南洛阳人。父亲叫种诩,原是吏部令史,调补长安主簿。

种放沉默好学,七岁时能写文章,不与小孩们玩耍。父亲曾令他考进士,种放以学业未成为辞,说不可以妄动。每每往来于嵩山华山之间,慨然有隐居山林中的意思。不久父亲去世,几个兄长都营谋官职地位,唯独种放与母亲一起隐居在终南山豹林谷的东明峰,结草为庐,仅仅能够遮避风雨。种放以教书为职业,向他学习的人很多,他以学生送的礼物来供养母亲,母亲也有向道之心,不执着食物的滋味。

种放得到辟谷术,在峰顶另外构堂,整天端坐遥望云彩。

每到山水暴涨,道路阻隔,粮食缺乏断绝,只能吃芋头板栗。种放喜欢饮酒,曾自种粘高粱自己酿酒,每日借助清寂空山来放空心灵,因此得云溪醉侯的称号。

种放常常穿着短短的粗布衣服裹着头巾,背着琴,提着酒壶,沿长溪逆流而上,坐在大石头上,采摘山药来佐助饮食,往往终日如此。

至月夜或至半夜,种放从豹林谷抵达州的外城七十里,他与樵夫一起徒步往返。

种放好道不好佛,曾撕开佛经用以制帷帐

种放所撰写的《蒙书》十卷以及《嗣禹说》《表孟子上下篇》《太一祠录》等,人们很是称许。

他所写的诗歌居多,自称“退士”,曾写传以记述他的志向。

初诏不出

宋淳化三年(992年),陕西转运使宋惟干向朝廷推荐种放,宋太宗下诏令让人召见种放。

种放的母亲责备他说:“我常劝你不要聚徒讲学,你都隐居了,还写什么文章?如果你真的被朝廷任命而不能再隐居了,我将离开你独自前往深山中隐居去。”

种放听了母亲的话后,对朝廷来人说自己有病而没有动身出发。种放的母亲把他的笔、砚都烧掉,与种放移居至更偏僻、人迹罕至的深山中去。

宋太宗有感于种放隐者的节操,下诏令京兆府赐给他钱财以供养母亲,也不强迫种放入朝为官,并令官吏每年前去慰问他。

宋真宗咸平元年(998年),种放的母亲去世,种放三天不进水浆,在母亲墓旁搭小屋居住守墓。

翰林学士宋浞、集贤院学士钱若水知制诰王禹翶向朝廷上报种放因贫困不能够埋葬母亲的事情,真宗下诏令赐种放三万贯钱、三十匹布、三十米以帮助办理丧事。

再诏不出

咸平四年(1001年),兵部尚书张齐贤对皇帝说,种放隐居三十年,不入城市十五年,孝行纯正,足以激励世俗,简朴隐静的节操不逊于古人。

真宗因此再此下诏,令洛阳官府派人前往种放所隐居的山上,以礼邀请种放来朝廷,官员带了五万贯行装钱,种放谢绝了而没有动身。

三诏而出

咸平四年(1002年),张齐贤任京兆太守,又再次向朝廷推荐种放,并请朝廷加以褒奖。真宗赐诏说:“种放隐居山丘田园,博通古今,孝悌操行,为乡里所推崇,其有古人遗风,为君子之常道。朕多次览阅太守藩镇的奏章,种放的行为彰显了隐世之风,因此希望种放入朝,辅助我朝延续安宁的局面。现在派供奉官周旺带诏书,召种放入朝,赐其布一百匹、钱十万贯。”

九月,种放受诏入朝,进崇政殿面见皇帝时,种放依旧裹着头巾,皇帝命他坐下来回话,并向其询问民政、边防之事。

种放说:“贤明的君王治理国家,靠的是对百姓的慈爱而已,对百姓唯有慢慢教育感化。”

对于真宗其他的问题,种放都谦让而没有回答。

当天任命种放为左司谏、直昭文馆,赐给头巾衣服简册腰带,寓居在都亭驿,由职位高的官员设宴款待。

第二天,种放上表辞谢皇帝的恩命

皇帝知道种放过去与陈尧叟交游,命令陈尧叟劝谕他;又对宰相说:“朕寻求才能杰出的人,以扩大视听,作为治理国家的借鉴。像种放既然不乐于当官,也可以满足他的请求。”

中书省传下诏令,种放说:“我病居山林之中,皇恩多次加以礼聘,岩猿溪鸟的性情,坚决不敢以俸禄入仕为意。但皇上虚怀待士,晚食忧人之心,也不敢以羁绊束缚为念。”于是下诏不听种放的谦让。

几天后,真宗再次召见种放,赐给绯衣象简犀带银鱼,以及皇帝亲笔写的五言诗优宠于他,并赐予位于昭庆坊第一区的私宅一座,另加帷帐等常用器物,银器五百两,银三十万

隔天谢恩,赐在学士院吃饭,从此种放多次得到皇帝召见对策。

屡退屡觐

咸平六年(1003年)春天,种放上表谢恩,请求暂时返归故山,真宗准许了他的请求。

种放将要动身出发,又被升任起居舍人,皇上命令馆阁官在琼林苑设宴为他饯行,皇帝赏赐七言诗三章,席上众人也都作辞赋。

十月,派使臣到终南山抚恤慰问,把种放所居住的林泉等环境画成图呈献皇帝,皇帝又下诏催促种放入朝觐见,种放以病未好作为答复。

至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十月,种放来朝觐见,说归山的时间很长,愿按月计算不受俸禄,但皇上下诏令特别给之。

种放曾因看书赋诗,皇帝说:“种放的诗体例格式超过古人。听说他归山后,整天独自居住,在一室中默默打坐。山水的快乐,也是与生俱来的性格。每每朕所询问,都根据经典来应对,颇多裨益,朕所以优礼待他,原因是用来激发浮躁争逐的人奋起。”

种放每次回到京城,来自秦雍等地的新徒弟多因此得机会听课。

景德二年(1005年),提升为右谏议大夫。上表请求到嵩山少林寺养病,皇帝准许他的请求,命令河南府查核。

召见应对资政殿,在学士院设典宴,王若钦及当值学士、舍人、侍制都预宴。

宴席散了以后,又赐宴于王若钦的家里。种放上表请求免都门设宴饯行的礼节。皇帝多次派太监慰问,赐给茶叶药物。

景德二年(1005年)冬天,种放再次来朝觐见。景德三年(1006年),因兄长去世请求辞官返回终南山营葬,皇帝又召见种放并设宴赐诗。

种放在山上居住的茅草屋有五六处,吃野菜、荞麦。上表求取太宗御书以及经书史籍音义疏注,全都满足了他。

十月,又到朝廷,皇帝对宰相说:“种放近来以其事为崇高,每每有所询问,很有可以采纳的地方。朝廷虽然对他加封爵位官秩,但没有能够大加任用,当前众人的非议没有堵塞,所担心的是种放收山怀藏。”

马上派内侍任文庆带着诏书示谕种放说:“朕统治天下,心忧勤政到太阳西斜时才吃饭,周遍延纳才能杰出的人,物色隐士,思访话语,来兴盛各种事功。因为你隐居岩洞,绝迹于嘈杂而肮脏的地方,追踪商山四皓之一的绮翁的远迹,有曾子颜回的美好行操,特地举行贲园之典,果然符合我意。每每有所咨询,回答完备详细顺乎道理,再看加以采纳,蔚然具有才能谋略,很是开阔朕的心怀,很想大加任用。但因群情没有详悉,所以已发出的命令暂且延迟。现在四方的诸侯用来会聚,海内思念安定,正崇尚政治之本,希望敦厚时代风俗。你一定能够考虑变化事物的本源,丹青王度,周备富国强兵的办法,陈述制礼作乐的规定,返朴归真,废置刑法平息诉讼,辅助我不周到的地方,渐渐至于太平,选拔重用于主要的行政机关,辅佐愚昧的我。你应体会这种亲厚礼遇,尽你的诚心聪明,叙述治理国家的大道术,述说致于君子的远大谋略,全都写在奏章上,以滋润我的心田。辅助薄德的我,了解外朝的视听,掌管枢务,做到最公正。”

种放上言说:“我读书写文章,实来自于师父的教诲,学古人嗜好隐退,本是求得山水的欢乐。思虑遵循天性以事奉最高的道术,有意于隐居,无心于做官。所幸运的是,国家教化成功,疆场停止打仗,百姓鼓舞,万类欢悦。君王以蒲帛聘用我,宠爱我这来自山谷之人,君王之命,我恭敬的聆听与领受。虽然入朝为官,惭愧的是自己出身于山野。事奉圣上于咫尺,聆听陛下的教论。我列迹于君王侍从之中,着官府对王进行劝谏诤讼。虽然我是愚人之虑,但为竭尽忠心还是多次上表述;然而皇帝明察秋毫,我这些粗浅无见识的话也是于事无补。现在君王又向我咨询礼乐制度、刑法为政的方法,对我这种小器微材,还打算重用。我想延续和变革还是适宜的,历经三五年而出现变化,这种有松有弛的状态,也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国家想建设好天下,跻纳富寿,只有靠儒家二圣的广有天下,总结历史上百王的缺漏才行,而不是我这种粗鄙之人敢预论述的。当今德义显明,凤凰出而暴戾之气止,像我这样的才能,俨然并列。希望陛下洞察我的信,怜惜我守节之志向,考察并确定我这不循轨辙之马没有使主人覆压的危险,使我这器皿免去制造溢荡的咎责,停止错误的听取,是我历来的心愿。况且我首次献纳之行,是不为者无位;参于清闲的应对,不为疏隔。又怎么敢随众附合而犹豫不决,默默不语呢?希望暂且列于谏院,或许少进入朝廷,可能更适合,名器无假。此保全的恩惠,切望仁圣赐予。”

当时先派陈尧叟宣谕旨意,陈尧叟亲自询问种放的意见,种放说:“我自从被征聘召见,到迁任谏院,无所补报,被宠幸很多了。现在皇帝圣明,朝廷没有错误的政治,我处在显要的位置上,则是重增其过。”等到看到奏表,皇帝说:“种放能够守本分恳诚辞让,更是可嘉。”

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真宗命令种放判集贤院,授予给事中。二年四月,种放请求归山,皇帝在龙图阁设宴饯行,命学士即席赋诗,皇帝亲自做序。上呈所写的诗,最后一章说:“我心虑停日,无复醉山中。”开始,种放做诗曾有“溪上醉眠都不知”的句子,因此谈到这事。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正月,又召种放赴朝廷,上奏表请求赐告,皇帝亲手写诏书优礼答之。做诗歌赐给种放,同时赠送衣服、器具钱币,命令京兆府每季派官员到山上慰问。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正月,种放再次来朝觐见,陪祭汾阴,被授予工部侍郎。

晚涉微词

种放屡次入朝,不久又回山,有人写信嘲讽他出仕隐退之迹,并劝他放弃职位隐居岩谷,种放没有理会。

种放终身不娶,厌恶喧嚣之地,所以上赐的宅自都是位于僻静的地方。皇上的俸禄恩赐十分优厚,晚年的种放也很注意车舆冠服与各种仪仗。种放后来在长安广置良田,每年获利可观,也有强买强卖的,于是导致争讼,门人族属依仗他而恣肆骄横。王嗣宗守京兆,种放曾趁酒醉谩骂他。王嗣宗多次派人责斥种放不遵守法度,乃条陈上奏其事。诏令工部郎中施护查究,恰逢赦恩而停止。

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四月,种放主动请求返回终南山,皇帝又赐宴送他。种放所居的山林,百姓多随意砍柴,特地诏令禁止。

种放就上奏表迁居嵩山天封观侧边,皇帝派内侍就兴唐观地基建造府第赐给他。请假超过一百天,继续给其俸禄。但种放还往来终南山,查看田地。每次出行必定给驿乘,在路上有时诟骂驿吏,估算粮具的价值,因此当时的舆论逐渐鄙薄他。

皇帝曾经举行曲宴命令大臣们赋诗,杜镐以向来不写诗为辞,朗读《北山移文》来讥讽种放。

皇帝告诉近臣说:“种放为朕说了很多事,但是外廷没人知道。”因而出示种放所上《时议》十三篇,其目录为:《议道》《议德》《议刑》《议器》《议文武》《议制度》《议教化》《议赏罚》《议官司》《议军政》《议狱讼》《议征赋》《议邪正》。

安然离世

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十一月十九日,种放早晨起来,忽然取出前后奏章奏疏的草稿烧掉,穿道士衣服,召门生一起饮酒,几巡酒后安然离世,终年60岁。死讯传到朝廷,皇帝很是感叹哀悼,亲手写祭文,并派内侍朱允中致祭。种放归葬终南山,赠工部尚书,录用他的侄儿种世雍为同学究出身。

种放基本信息
本名种放字号字明逸、号云溪醉侯
所处时代北宋民族族群汉族
出生地河南洛阳出生时间955年
去世时间1015年主要作品蒙书
嗣禹说
表孟子上下篇
太一祠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