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资料仓库
人物生平 主要成就 历史评价 轶事典故 家族成员 墓葬发现
简要介绍

朱以海(1618年—1662年),字巨川,号恒山,别号常石子,明朝宗室,藩王,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子鲁王朱檀之后。

乱世飘零

朱以海的祖先是朱元璋第十子朱檀,封地在山东兖州。崇祯十五年(1642年),清军入关劫掠,兖州被清军攻破,朱以海的哥哥鲁安王朱以派自缢而亡,他自己躲在死人堆里才逃过清军的屠杀。

死里逃生后的朱以海在崇祯十七年(1644年)二月承袭鲁王之位,但仅一个月后,李白成攻占北京,并计划向山东用兵,朱以海只能南逃,寓居浙江台州。

监国浙东

福王朱由崧即位于南京之后,命朱以海驻守台州。顺治二年(1645年),清军攻破南京,钱肃乐张煌言等起兵浙东,郑遵谦张国维等迎朱以海于绍兴,七月十八日,朱以海正式出任监国,改明年为鲁监国元年,并任命张国维、朱大典宋之普为东阁大学士,不久又起用旧辅臣方逢年入阁为首辅。然而,由于朱以海没有自己的嫡系军队,不得不倚重方国安王之仁这两位大将,他们两人率部抵达抗清前线后,立即接管了浙东原有的营兵和卫军,自称正兵,排挤孙嘉绩、熊汝霖和钱肃乐等人领导的义兵。此外,方国安和王之仁不顾朱以海反对,擅自把浙东各府县每年六十余万钱粮自行分配,结果浙东各地义师断绝了粮饷来源,大多散去,到最后连督师大学士张国维直接掌管的亲兵营也只剩几百人。

朱以海就任监国后不久就遇到了来自宗室内部的难题,早在他登监国大位前,唐王朱聿键就已经在福州称帝,即隆武帝。得知这一消息后,朱以海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就皇室亲疏而言,他和朱聿键都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后代,同朱由检的关系相距甚远;从拥立时间上来看,朱聿键略早于他,而且已经由监国称帝;就统治地域来看,朱聿键得到了除浙东以外各地南明地方势力的认可,而他只限于浙东一隅之地。很快,朱聿键派使者来绍兴,要求朱以海退位归藩。因朝臣中有不少人主张承认朱聿键的地位,朱以海不得已之下宣布退位归藩,于九月十三日返回台州。十月初一,主张承认隆武朝廷为正统的大臣开读了诏书。然而,在张国维和熊汝霖等人的坚持下,绍兴政权最终决定拒绝接受隆武帝的诏书,重新迎回朱以海。

唐鲁之争

顺治三年(1646年)正月,朱聿键命都御史陆清源携带白银十万两前往浙东犒师,却被朱以海部将杀害。由于朱以海政权中许多文官武将向隆武朝廷上疏效忠,朱聿键也加意笼络,给他们进官封爵。朱以海针锋相对采取挖墙脚措施,在这年四月间派左军都督裘兆锦、行人林必达来福京以公爵封郑芝龙兄弟。朱聿键闻讯大怒,将来使囚禁。不久,又杀朱以海所遣使者总兵陈谦,更引起了郑芝龙的不满。

由于朱以海坚持同隆武朝廷分庭抗礼,地理原因监国政权处于抗清的前线,给福建提供了屏障,隆武朝廷的实权人物郑芝龙对这种局面心中窃喜,按兵不动有了借口。朱以海既自外于隆武朝廷,不惜以高官厚爵收买支持者,流风所及,官职紊滥。

声势大振

顺治三年(1646年)五月,清朝派大军征讨浙东,刚好这年夏天浙江久旱不雨,钱塘江水涸流细。清军见水深不过马腹,于是分兵两路进击绍兴,方国安的钱塘江防线顿时土崩瓦解,大批明朝官吏投降清军。五月二十九日夜,朱以海在张名振等人护卫下离开绍兴,经台州乘船逃往海上。出走前,朱以海派靖夷将军毛有伦保护他的家人退往台州,但毛有伦却自作主张,改道蛟关以便人海,不料途中遭遇叛将张国柱,朱以海的家眷被押往杭州。清廷以此为要挟,派使者前往通告朱以海,要他剃发归降,却遭朱以海痛斥,他愤怒地抨击清兵“平夷我陵寝,焚毁我宗庙”。

朱聿键被清军杀害之后,一些不愿意投降清廷的文武官员改奉鲁监国朱以海为正统,这使得他的地位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时,张名振不失时机地提出了“隆中对”,他向朱以海完整地阐述了先三分天下,建基立国,再收复江南和一统天下的战略方针。具体步骤是先攻取清军兵力薄弱的福建,建立起可靠的根据地;再利用“监国”名义和声望,招揽人才,逐步增强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同时妥善处理好同海外邦国的关系,争取朝鲜和日本出兵相助;在西南永历称帝一事上,不再采取针锋相对的方针,让永历政权尽量拖住清军。如此一来,就能形成三分天下(清廷、永历政权和鲁监国)之势,待江南空虚之时,用精兵袭取南京,则明朝复兴有望。

朱以海对这一策略极为赞赏,决定按张名振版“隆中对”所设定的那样成就一代霸业。同年六月,朱以海在张名振等人保护下抵达舟山,割据舟山群岛的黄斌卿借口自己是隆武朝廷所封,拒不接纳朱以海入城,鲁监国君臣在舟山借住了两三个月,做足了仁义文章。九月,据守金、厦一带的永胜伯郑彩将朱以海迎入福建,不料,郑芝龙已经赶赴福州博洛军前投降,他派人通知郑彩献出鲁监国向清廷请赏。郑彩不愿投降清朝,决定奉朱以海为主,朱以海的实力迅猛增长,大多数浙江和福建官民都以鲁监国为中兴大明的旗帜;再者,满洲军主力已由博洛带回北京,福建清军兵力空虚。

奋战福建

顺治四年(1647年)正月,朱以海在长垣誓师,在誓师会上,他向各路大军表明了“王业不偏安”的决心。朝政军队初步整顿就绪后,朱以海即着手收复失地,短短半年内,福建多个府县相继收复。七月,鲁监国朱以海亲征,他广发檄文,号召各地绅民起事,共创大业。“解放区”不断扩大,建宁府以及建阳、崇安、松溪、政和、寿宁、连江、长乐、永福、闽清、罗源、宁德等地均被收复。同年十月,福宁州也被明军攻克,清朝在福建的统治陷入崩溃的边缘。

原隆武朝大学士朱继祚从北京回到原籍福建兴化,接受朱以海重任,在兴化城内号召起义,兴化总兵张应元被打得措手不及,带着残兵败卒乘夜逃跑,兴化城也落人明军之手。到顺治五年(1648年)上半年,朱以海收复了闽东北三府一州二十七县,省会福州几乎成了一座孤城。为了尽快攻占福州,朱以海亲临福州城外的闽安镇指挥攻城,在朱以海的激励下,福建“义师起,八郡同日发”。

同室操戈

就在明朝复兴形势一片大好之际,南明朝廷的内讧又开始了。郑彩想架空朱以海,进而取得实际大权。顺治五年(1648年),郑彩无缘无故击杀大学士熊汝霖,义兴侯郑遵谦十分不满,郑彩又命人逼迫郑遵谦投海而死。朱以海得知后大怒,指责郑彩说:“杀忠臣以断股肱,我活着还有什么用?”说罢就要跳河,左右侍臣和郑彩赶忙劝阻,最终杀了郑彩手下十余人了事。接着,不甘心成为傀儡的朱以海任命兵部尚书钱肃乐接任大学士,负责朝政票拟,不料,郑彩多次欺压钱肃乐,导致钱肃乐呕血而亡。

清朝派精锐满洲军南下福建,配合浙闽总督陈锦辖下的汉军反攻。此时,郑彩的排斥异己使鲁监国军队战斗力大减,在泉州和漳州一带活动的郑成功也以尊奉死去的朱聿键为名,拒绝接受朱以海号令。这种情况下,先前攻取的福建建宁、福安、罗源、宁德、政安和浙江景宁、庆元、云和、松阳等州县又被清军夺去。

顺治六年(1649年)正月,朱以海只好移驻福建和浙江两省交界的沙埕,几个月后,张名振攻取健跳所,将朱以海迎到健跳所居住。这段时间,权臣郑彩同郑成功发生火并,被郑成功击败,不得已上表求救,朱以海对他断送大明中兴的大好机会极为痛恨,乘机收编郑彩余部。

立足舟山

“隆中对”中的第一步收复福建未能成功,张名振修改了计划,他建议朱以海收取被黄斌卿割据的舟山群岛,再连结日本、朝鲜等国,渐图恢复。此刻,朱以海驻跸于健跳所,健跳所只是浙江临海县一个濒海的小地方,难以立足,朱以海和他的大臣们实际上经常住在船上,以防清军来袭。

顺治六年(1649年)九月,张名振派兵袭杀黄斌卿,管了黄斌卿军。朱以海到达舟山后,下令礼葬黄斌卿,恩养他的家属,对黄斌卿旧部加以安抚,并且给予赏赐。舟山群岛局势得到稳定,朱以海奋战数年,终于有了一个复兴基地。

在舟山站稳脚跟后,朱以海重新整顿朝纲,他派遣使者敦请原隆武朝吏部尚书张肯堂出山担任大学士,又对各级官员进行了合理调配朱以海在战略上转变为经略浙江,同宁波府四明山寨的王翊、王江、冯京第等义师遥相呼应,预想清军一旦势弱,就反攻大陆。此外,他还一度遣使前往日本寻求援助。

寓居金门

顺治八年(1651年)八月,清朝总督陈锦等率兵攻舟山。九月初二城陷,朱以海又在张名振、张煌言陪同下,赴厦门依靠郑成功。郑成功原为隆武政权的坚决支持者,不满朱以海大敌当前还与隆武帝自相残杀,削弱了抗清的力量,但念朱以海是明朝宗室,还是以礼相待,安排他居住于金门。

顺治九年(1652年),由于郑成功与朱以海之间有所冲突,朱以海便自去监国称号,由旧臣王忠孝沈佺期等人照顾;之间朱以海一度移居南澳,不久又回金门。

顺治十八年(1661年),朱由榔在云南遇害后,张煌言一度上书朱以海,要求朱以海“争取闽海勋镇,速正大号,以求正统”,但是由于郑成功与郑经的不支持而未成。郑成功死后,朱以海一度无人供奉。

康熙元年(1662年)十一月十三日,朱以海在金门病逝,结束了他坎坷的一生。

康熙六十年(1721年),台湾人朱一贵托称为朱以海裔孙,起兵反清,建元永和,追封鲁王谥号侍天制道恭和襄定献文敬武明德肃仁成皇帝,庙号义宗。